印度风机制造公司苏司兰将迎来“第二春”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作为全球第五大风机供应商,印度风机制造公司苏司兰(SuzlonEnergy)近年来苦不堪言,尤其该公司主战场还是饱受停电、缺电困扰的本土印度。2012年印度政府中止了风电税收优惠政策,让承担高额债务的苏司兰陷入了大规模可转换债券违约的困境,两年来发展如履薄冰。

  随着拥有绿色梦的印度新总理莫迪上台,苏司兰似乎将迎来第二春,在宣布债务重组计划后,该公司二季度亏损显著下降。显然,新政府对可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阳能、风能的热情,让苏司兰看到了死灰复燃的希望。

  利好政策促收复失地

  莫迪政府计划9月推出内容广泛的新可再生能源政策,中断两年的风电税收优惠政策即将重启,这让自2009年起就再没实现盈利的苏司兰有望收复失地。

  彭博社分析师指出,发电量激增促使印度不得不将激励政策提上日程,初步估计风电税收优惠政策有望于2015年恢复,这将大大推动印度风电市场回暖。

  苏司兰日前发布财务报告,该公司上一季度较去年同期亏损收窄29%,3月至6月的亏损减少至75亿卢比(约合1.25亿美元),实现总收入467亿卢比(约合7.77亿美元),同比增长20%。该公司还预计,截至明年3月的本财年内,其在印度本土市场的风机安装量有望增加一倍。

  只有25%的收入是来自于印度本土,莫迪政府对风电的支持,会促使我们将这个比例逐渐提升。苏司兰创始人、董事长图尔西坦蒂(TulsiTanti)表示,苏司兰在全球32个国家拥有业务,但仍然着力发展国内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2012年4月,印度以产业调整为由停止风电税收优惠政策,这一结果给以苏司兰为主导的本土风电市场带来严重打击,同时也是促使苏司兰没能及时偿债的重要原因之一。2012年,苏司兰未能偿还价值2.09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致使投资者和债券持有人十分不满。

  英国金融服务公司SunGlobalInvestments分析师拉吉科塔里表示:包括德国、法国和印度在内全球多国,都在推行可再生能源新政策,其中对风能产业的扶持也是显而易见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苏司兰等多数风机制造商极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里,接订单接到手软。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预测,今年全球风机需求将激增54%,较去年28%的跌幅,风电市场呈现回暖趋势。这样的前景促使苏司兰加速业务扩张。

  印度《经济时报》8月底消息称,苏司兰正在寻求日本合作伙伴,旨在扩大海上风电市场份额,鉴于海上项目的昂贵性和复杂性,合资企业更容易获得贷款。眼下,第三大海上风机供应商苏司兰德国子公司SenvionSE,正和多家日本企业商讨组建合资公司事宜。

  这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因此必须拿捏好项目成本和投入资金间的平衡。坦蒂表示,日本和美国都是很不错的合作方,尤其是日本,该国今年为海上风电引入比陆上风电更高的补贴额,以鼓励海上风电发展。

  海上风机设备太大而无法装船,因此就地生产、制造和组装最实际。此外,日本较低的借贷成本,也让合作更具前景。坦蒂补充称,但他拒绝透露正在接触的日本公司。

  彭博社汇编数据指出,全球范围内,2013年富士重工(FujiHeavyIndustries)、日立(Hitachi)和三菱重工(MitsubishiHeavyIndustries)为海上风电项目供应风机的总装机量约20兆瓦,它们都是苏司兰的潜在合作对象。

  另据巴西媒体报道,苏司兰将投资5000万美元在巴西建一座风机制造厂,这是该公司在拉美的首座工厂。据了解,苏司兰在印度、中国、加拿大、德国、美国和葡萄牙都拥有多座涡轮机生产厂。

  消息称,这座工厂投产后有望实现年产200台2兆瓦级S111风电机组的产能,项目资本占25%,其余75%将由巴西银行提供贷款支持,苏司兰目前在巴西共安装了750兆瓦的风电机组,长期为CPFLEnergiasRenovaveis、QueirozGalvao等巴西公司提供风机产品。

  债务重组计划过于乐观

  自宣布债务重组计划后,苏司兰挤掉WindWorldIndia公司,重新成为印度最大风机供应商。印度风力涡轮机制造商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的上一财年,苏司兰安装了403兆瓦的风机,占印度市场份额19.6%。

  为了避免清算,苏司兰近两年一直为还债努力。我们预计本财年结束时能够完成债务重组。坦蒂在孟买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提高了运营效率且增加了营运资金,目前的挑战是贷款人的强大支持和稳固的资本市场。

  不过,坦蒂坦陈,印度的高利率会让苏司兰的债务重组之路走得异常艰难。

  数据显示,目前印度储备银行的基准利率约8%,较过去一年增加了3倍。印度10年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已经达到8.55%,与美国的2.34%、德国的0.9%和中国的4.21%相差甚远。

  分析师表示,一般来说,信用好的国债利率低。从政府来说,会以尽量低的利率发行国债,只有不好卖时才会提高利率。从买家来说,提高利率才能卖掉的国债说明违约风险高。

  显然,这样的数据意味着印度在债券市场上借债的能力正在大大减弱,其借债的成本将会大大提高,而其偿债能力也将大大降低,如果不抓紧改善,其国债违约的可能性将大幅度提高。

  我们有两拨贷款人,即欧洲和印度,但只有一个资产负债表。坦蒂8月17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大部分资产都位于欧洲,但却不得不在印度承受高昂债务。

  英国ISMCapital公司信贷研究主管安托万布尔戈认为,苏司兰本财年完成债务重组的预测过于乐观。如果开始实施这个计划,苏司兰首先要清理约15亿美元的国内债务,然后需要偿还约13亿美元的海外债务,其中包括今年7月发行的股票挂钩票据(equity-linkednotes),这类票据是以股票作为标的物而发行的有价证券,回报率一般视乎某单一股票、股票指数或股票组合的表现而定。

  此外,在印度,债券转换成股权需要超过1个月的时间,这间接让投资者承受这段期间股价可能下跌的风险。布尔戈称。

  不过,彭博社的分析师普遍认为,印度公司债券的风险随着莫迪的当选而出现下跌趋势,莫迪政府计划推行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很大程度上为市场前景带来了乐观影响。

上一篇:【重大合作】上汽通用汽车与上海交通大学开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