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新机遇_6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OFweeek工控网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快速发展,将对未来经济模式产生重大影响。在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年会上,机器学习、自然语言识别、生物特征识别等技术,被描绘成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大成果。因此有人担心,第四次工业革命会让机器替代大量人工,对就业市场造成致命冲击。但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国际商业学院研究员丹尼尔·阿拉亚(Daniel Araya)提出了不同观点,他认为,本轮工业革命会带来更多就业机会,会形成不同于以往的工作模式,文科人才将享受发展红利。

根据麦肯锡公司2016年6月的报告《机器何以取代人类——还未实现》,近一半的工作岗位将被自动化机器取代,这将为美国节省约16万亿美元的工资,到2020年,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收入将会从现有的约80亿美元提升至470亿美元。最受投资者青睐的行业包括自动化客户服务行业、高质量咨询和管理行业、医疗诊断和治疗行业以及欺诈的调查和分析行业。

阿拉亚向本报记者表示,许多政策制定者认为,针对这种变化需要更加重视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方面人才的培养,他们几乎忘记了文科在此次工业革命中的作用。我认为,现有的一些技术瓶颈是源于科研人员缺乏创造性思维,想要人工智能、机器人得到更加成熟的应用,离不开文科的智慧。阿拉亚补充道,现有研究证明创造性地解决问题、人员管理和社会智力是机器学习发展中碰到的主要问题。只有把这些软性技能融合进去才能让人工智能变得更加成熟。事实上,机器代替了部分人类日常工作的同时,也为整个行业创新带来了新机遇。人类可以更加专注于创造力和创新研究。所以我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人类智慧和机器智慧有机结合的新体现。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高级讲师米歇尔·巴克(Michele Barker)说,很明显,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日常工作变得越来越失去价值的时代。人工智能也存在缺陷,虽然机器学习在以后将会变得特别有效,但由于管理上的困难现在还无法广泛应用。而令人吃惊的是,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学科不是科技、数学等理工科,而是文科等相关学科。

阿拉亚认为,为了确保未来经济的繁荣发展,大学生需要不断丰富个人技能,以与这一系列颠覆性技术相匹配。事实上,现有的技术,如语音识别、数字援助、现实增强和生成设计已经在放大人类的能力,未来更迫切的需要就是把科技与人类智慧相结合,学校不但要教会学生如何掌握这些技能,而且要让学生学会如何用自己的智慧来补充和强化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所带来的影响。

巴克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认为,为了适应这一波新的技术浪潮,教育系统的改变必不可少,并且需要设计新的标准。现在发达经济体在教育政策上注重培养传统的基本技能人才,但是人工智能驱动下的社会将会要求企业员工懂得如何应用知识。未来的员工不仅要会使用智能机器,还要会以创造性的思维与机器合作,所以拥有文科教育背景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根据美国永安公司的观察与研究,企业家年轻化已成为趋势。这些人认为文科毕业生与工程师一起工作是产品保持创新的关键因素。领英网公布的一份研究也发现,在2010年和2013年,进入科技行业的文科毕业生人数的增加速度已经超过了计算机和工程相关专业毕业生的10%。

加拿大瑞尔森大学布鲁克菲尔德创新与创业研究所政策顾问克雷格·莱姆(Creig Lamb)向记者举例说明,现有的一些大学已经开始重新设置自己的教育体系,为文科的发展创造更多空间,其中包括为学生直接提供资助帮助他们创业,以及提升他们的整体能力。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汉斯尔学院创建了种子基金项目,每年拨款20万美元资助那些有想法并且能够带领企业走向成功的学生。美国俄亥俄州的奥伯林学院也创立了创业中心为暑期实习学生提供资金。美国科罗拉多学院每年提供5万美元奖励给一年一度的“大创意推销竞赛”的优胜者。加拿大瑞尔森大学开展了区域学习网络项目,帮助学生学习与创业有关的知识。

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说过,“技术与人文科学结合才是引领变革的秘密”。技术和人文科学的有效配合才会丰富第四次工业革命。莱姆也提出,随着越来越多的常规劳动被自动化和技术取代,人类的想象力也得到了解放,因此有意义的决策、沟通和批评性推理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唯一价值。这就需要教育系统打破原有的规模和速度来适应这种新机遇,但其中存在很多挑战,如何设计新的教育路径,使学生准备好迎接这种变化是关键。

推荐:三次工业革命为何都来自西方

大家都知道,历史上有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是蒸汽机的发明和应用,直接开启了蒸汽机时代,火车、轮船等现代交通工具得以应用;第二次是电的发明和应用,直接开启了人类的电子时代,电不仅给人类的夜晚带来的无尽的明亮和绚烂,更为后来的电子工业铺平了道路;第三次是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和应用,所谓的地球村,一网知天下,包括无线社交、新型媒体、互联网+……等等,互联网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甚至改变着人类的商业、政治格局,以及思维方式,改变着十九、二十、二十一世纪。

但是明眼人只要仔细想下,就会发现,这三次伟大的工业革命都来自欧美,实际上就是我们所称呼的西方,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所有的背后都跟西方传统哲学中所发展起的一股科学求真主义有关。以下是根据和总结:

近代科学的兴起

了解西方社会之前,先看下下面这段话,也许能从中帮你认识西方近代科学的发端和特点所在。

与我们想象的不同,科学并不是从研究我们身边的事物,亦即人间事物开始,而是相反,科学是从向外拓展到最为遥远的事物,亦即星空开始,是从观察、记录星空开始,然后才由外向内发展的,人间事物恰恰是科学最后的观察和研究对象。近代科学强调通过直接观察事实来验证理论的真伪,通过理性分析来解释和发展事实材料,亦即人们通过眼睛、耳朵,精确计算,以及内化后所形成的事实来认识世界(从这可以看出,“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的朦胧出处)。而在此之前,人们主要是通过抽象的探讨和论辩来检验理论的真伪,而这些抽象的事物或通过抽象论辩得出的真理、理论很大部分是缺乏科学依据和事实材料的。

十六世纪以前,无论是哲学人还是科学界,其所信奉的天文体系或宇宙观点都是古希腊科学家托勒普所提出的地球是宇宙中心的理论,这种理论体系认为,地球位于宇宙的中心,各大行星和天体都按照巨大的圆形轨道围绕着地球和人类而运行,人和地球是万物的中心,人的地位至高无上。

随后,中世纪极度繁荣的基督教把这一观点与自身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并发展出了一套隶属于宗教意义上的世界观,依据这一世界观,基督教使信仰的人们坚信,上帝创造了世界并使地球和人类成为万事万物的中心,为了主宰世界,上帝按照自身的形象造出了人类,赋予了人类以生存繁衍,而后他又创造了天堂和地狱,让好人和坏人死后其灵魂都有去处。

十六世纪前,西方的人们正是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和宗教世界观下。


彻底的颠覆

到了十六世纪,随着科学和人们智力的进一步提高,哥白尼在经过观察和分析后指出,如果不再把地球当做中心,而是把太阳视为中心,那么很多令人生疑的数学问题和天文困惑都会迎刃而解,虽然这像一把利剑一样插中了当时宗教的心脏,使得人们开始对上帝有所怀疑,但最后,人们还是不得不承认,地球确实不是宇宙的中心,西方人又开始重新审视宇宙的本质问题。而反对哥白尼的声音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因为反对者清醒的意识到,一旦哥白尼的理论正确,那么以前所建立的信仰体系和宗教学说将会瞬间坍塌,包括《圣经》里的部分内容,也将会被彻底推翻。这无疑将会剥夺掉人在宇宙中的核心地位,万事万物也不再围绕着人而展开,人类的宗教观、思维方向将会被彻底的改写。

事实是不可战胜的,从哥白尼那里,西方哲人和科学界得出了一个道理,即不能不加批判地接受任何权威,包括对《圣经》的权威。这个朴素的思想就是西方近代最早的科学求真主义的来源。从伽利略,到哥白尼,再到后来质疑哥白尼的开普勒,直至开创出万有引力定律的牛顿,西方科学从16世纪开始,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在思维观念和社会应用上的革命性扭转,人们的目光开始朝向科学,开始关注科学精神为我们带来的累累硕果和清晰现实。

牛顿的自然哲学研究

在牛顿所处的那个时代,哲学与科学并没有严格区分,很早以前,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就认为,整个物质世界包括外太空,都可以用数学来加以解释,多年后,这一洞见在牛顿那里得以完好的实现。自然哲学在西方很早就出现了,它的任务是认识大自然的运动状况,分析出各种规律,这众多运动中最主要的就是天体运动。

牛顿开创性的把自然哲学推向了高峰,使人类的思维和认识领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变革(后来的爱因斯坦同样具此特点),其中现在依然在沿用的时间计算法就是牛顿的杰作之一。但同时,牛顿也看到了人本身所存在的问题,于是才发出了这样的感叹:我虽然能计算出月球与地球之间的距离,但我却算不出人类的欲望的总量。

但无论怎样,人类逐渐认识到并开始重视这一点,即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和精准计算找出大自然的运行规律,人类借助这些完全可以拥有科学预测的能力,而且通过这种能力可以做到驯服自然,后来,在牛顿力学基础上所发展出的机械学直接催生了蒸汽机的诞生,第一次工业革命由此得以实现。

全新的世界观(地球不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不再单为人类而存在,宗教和权威被有创造性的人看做是一种阻止他们探求真理的障碍)确立了,问题接踵而来,那就是上帝怎么办?这个在西方社会一直占统领地位的一直被西方人认为是信仰之根本的伟大造物主,该如何去正确对待?这是一个到目前为止西方人依然在讨论和商榷的问题。

回到今天的主题,在牛顿随后的几个世纪,天主教一步步丧失了社会权利顶峰的地位,丧失了对欧洲思想和文化的绝对控制,在信奉新教的国家,天主教甚至被唾弃,被人们踩于脚下,更多的人们重新开始拾起并举起了科学与理性的大旗。

虽然托马斯·阿奎那极力挽救过天主教,并把亚里士多德的思想纳入天主教的世界观之中,但科学求真和理性分析一旦抬头,就很难被摁下去。一直到十九世纪甚至二十世纪,欧洲思想文化领域的很多重要人物都逐渐摒弃和贬抑了长期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思想,转而致力于科学与哲学的最佳结合,一种新视角的发扬和继承。

尽管后来也有人试图把对上帝的信仰和科学发现或科学主义加以调和和融汇,但新的科学世界观最终还是战胜了西方教会的强权压制,以迅猛的势头迅速在人们的生活中扎根,并一步步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的三次伟大工业革命的梦想,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同时得到了空前的改善和提高。

这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由科技和各种精确算法所成就的世界,未来的我们,可能还得在这种科学求真主义的支撑下继续前行。

上一篇:全球制造业转移路径与机器人发展分析_4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